養真集-附註解

►叢書分類:修辦系列
►出版社:明德出版社
►出版日期:2011-09-01
►裝訂:平 裝•25K•272頁
►語言:繁體中文
ISBN : 9789866418310
►定價:180.0
►庫存:217

◎ 我要購買這本書 ►►►►  立即訂購

本書目錄

卷上
一、道∕12
二、理∕18
三、天地∕23
四、人生∕27
五、老∕32
六、病∕36
七、死∕41
八、苦∕45
九、性命∕49
十、心∕54
十一、情∕58
十二、思∕63
十三、念∕67
十四、好∕71
十五、身∕74
十六、脈∕82
十七、塵世∕89
十八、名利∕94
十九、色∕98
二十、事∕102
二十一、物∕105
二十二、我∕109
二十三、假∕113
二十四、魔∕117
二十五、境∕122
二十六、識∕126
二十七、過∕130
二十八、善∕133
二十九、夢∕138
三十、鬼∕146

卷下
一、神∕50
二、氣∕154
三、精∕162
四、教∕167
五、學∕170
六、知∕173
七、行∕176
八、言∕181
九、省察∕185
十、敬∕188
十一、克治∕192
十二、止∕194
十三、觀∕197
十四、存養∕202
十五、戒∕207
十六、定∕212
十七、慧∕215
十八、誠∕218
十九、孝∕221
二十、德∕224
二十一、仁∕227
二十二、靜∕232
二十三、樂∕236
二十四、太極∕240
二十五、中∕246
二十六、學聖∕251
二十七、坎離∕257
二十八、開關∕261
二十九、就正∕268


內容介紹

▓卷上 《一、道》

原文► 今夫人,要做天地間第一等美事,莫如讀書!要做讀書中第一等高人,莫如學道!朱子?曰:「讀書將以求道,不然讀做何用?」至於舉業,乃份外事,可惜壞了多少人!《道德經》有云:「立天子,置三公?,雖有拱壁?以先駟馬,不如坐進此道。」古者帝王,皆以君道而兼師道者也;至於孔子斯道,不在於君而在於士。今非無士也,孰是見而知之者?孰是聞而知之者?夫道,若大路然,豈難知哉?人病?不求耳,求則得之。天子得道,能保其天下;諸侯?得道,能保其國;卿大夫得道,能保其家;士庶人得道,能保其身。才為人用而鮮終,德為己修而有名,道則無名而用之無窮。是故君子惟道   是學,功名富貴皆視如浮雲,任其去來,而漠然無所動於其中矣!

    或?問:「君子惟道是學,有所取益而然歟?」曰:「有。願聞焉!」曰:「學道之人,是學其在我者也。心可廣,身可潤,病可癒,死可免。如是之益,益莫大焉?」又問:「學道之人,果有是益與樂乎?而今世人見有學道之人,共嗔為迂?,何也?」曰:「《道德經》有云:『上士聞道,勤而行之;中士聞道,若存若亡;下士聞道,大笑之,不笑不足以為道。』」

▓ 白鬚老人   讀書中第一等高人,莫如學道!自古及今,學道者紛紛,成道者寥寥,其何故也?首要根器高!次要讀書多!三要遇師早!根器不高,不能有出世之想;讀書不多,不能見理即明;遇師不早,多受旁門小術之誤,終不能成大道。試看鍾呂?、紫陽11、玉蟾12、邱祖13諸仙,俱是穎悟超群,胸藏萬卷,更兼早遇仙師,是以名標仙籍,身出塵凡;若三者缺一,斷難成道!若謂余言有謬,君其問諸逢萊。

▓ 註釋

? 朱子:人名,朱熹。(西元一一三○~一二○○)字元晦,後改字仲晦,晚號晦翁,又號晦菴、紫陽。宋婺源人,僑寓建州。曾講學於建陽考亭,因號考亭,晚築草堂於雲谷山,又號雲谷老人。累官寶文閣待制,卒諡文,後世尊稱朱子或朱文公。寶慶中贈太師,追封信國公、徽國公。其學以居敬窮理為主,集宋代理學之大成。編次著述之書甚多,所註《四書》,明清科舉奉為程準。

?三公:人臣中最高的三個官位,周代指太師、太傅、太保。

? 拱壁:寶貴的圭璧玉器。駟馬:很好的馬乘。駟,音同「四」,由四匹馬拉駛的車子,馬四匹為一駟。

? 病:憂慮。

?諸侯:封建時代列國的國君。卿大夫:卿和大夫。後泛指貴族。卿,職官名,古代指位在大夫之上的官爵。大夫,職官名,多係中央要職和顧問。

? 或:有人。

? 迂:音同「於」的第一聲,言行誇誕、不切實際。

? 鍾呂:鍾,指八仙之一的鍾離權。姓鍾離,字雲房,唐末京兆咸陽(陝西省)人。相傳與呂洞賓同時,在八仙中居首位,全真道派尊為正陽祖師。民間傳說中鍾離權被塑造為滿臉鬍鬚、背插拂塵、手執仙扇。因曾為五代後漢將軍,故亦稱為「漢鍾離」。呂,指八仙之一的呂洞賓。名巖,字洞賓,自號純陽子。唐京兆府(陝西省長安縣)人,曾以進士授縣令。人稱「呂祖」,亦稱「呂純陽」。

11 紫陽:指朱子。

12 玉蟾:白玉蟾為道教金丹派南五祖之一,是內丹理論家。本姓葛名長庚。後來母親改嫁,繼為白氏子,遂易姓白,又名白玉蟾。字如晦、紫清,號海瓊子、武夷散人。後為道統後東方第七代祖師,走在家修的路線。

13 邱祖:道家北宗七真之一,姓邱,諱處機,字通密,號長春子,山東登州府棲霞縣人,生於南宋高宗紹興十八年(一一四八)正月十九日,自幼好學,年二十遇重陽祖師於海州,得授丹訣,後潛修龍門山,開道教龍門派正宗,為道家元。

▓ 問題探討

1. 為何「讀書將以求道」?而您的求道目的又是什麼? 2. 學道的益處有哪些?為什麼?

《二、理》

原文► 夫道,一而已矣。在天曰「命」,在人曰「性」,在物曰「理」。此「理」流行於天地之間,發著於日月之際;事事物物皆有當然之理而不容移,既有所以然之理而不可易,惟循理君子,以理觀物,是是非非、善善惡惡,因而付之,是謂「無我」。無我則公,公則明,明明處事當,而盡物之性矣!若以我觀物,則愛憎橫生,不免任情!任情則私,私則昏,昏則顛倒錯亂,只知有我,不知有理也。有理斯有氣,氣著而理隱;有氣斯有形,形著而氣隱。理無不中也,氣則偏矣!形又偏矣!中無不善,偏有不善矣!苟求化偏之不善而歸於中之善也,須於機動之始,密密省察;是發於理之中者,擴而充之;是生於形之偏者,絕而去之。久而理自常存,欲自消亡。

  天下之理,不可不窮也,而亦不可勝窮也;有要焉,辨吾心之惑而已矣。辨則明,明則誠,誠則天下之理得,而成位乎其中矣。聖人有言曰:「愛之欲其生,惡之欲其死,是惑也。」一朝之念忘其身,以及其親,非惑歟?因聖言而擴充之,身受貧賤而慕富貴者,亦惑也。人不來學而思往教之,亦惑也。邪教惑人,王法禁之猶不止,吾欲以空言拒之,亦惑也。聖賢之道,必待其人而後行,望庸眾之人為之,又非惑歟?事有必不可成,物有必不可得者,而營營?在心,亦惑也。人有不可強就,功有不可速者,而孜孜在念,非惑歟素位不行而生無益之外願,是惑也。聖言不畏而思非道之邪事,非惑歟明知一善是中而不致中,明知萬法惟心而不了心,是惑也。明知生死事大而不體取無生,明知無常迅速而不了本無速,非惑歟?理是本有的,但加提撕而自有;欲是本無底,但能照破而自無。遏欲存理,原非二事!遏了一分欲,即存得一分理;遏了十分欲,即存得十分理。益人莫大於理而存理者少,損人莫大於欲而縱欲者多;人之有欲,猶樹之有蟲,暗食於其內,不久自斃。夫人以欲為樂,不知欲猶火也,不戢將自焚,神明受其煎熬,酒色耗其精氣,生病生瘡,晝夜叫苦,浮屠?謂死後受罪,而   不知生前已受之早矣!

▓ 白鬢老人

  周子曰:「明不至,則疑生。明,無疑也。經年窮理?之人,尚不能認理皆真,行理皆當,而況未嘗學問之人乎?世之因明理而保身者固多,因爭理而喪身者亦復不少,故禪家又以理為障。

▓ 註釋

? 營營:追求奔逐。

? 孜孜:勤勉不懈。孜,音同「資」。

?遏:音同「俄」,阻止、禁絕。

4 戢:音同「及」,止息。

? 浮屠:佛陀的別名。

? 經年窮理:經年,形容時間長久。窮理,深究事物的道理。

▓ 問題探討

1. 請舉例說明「以我觀物」的缺點。如何做到「無我」?

2. 何謂「惑」?請舉例說明。 3. 如何「遏欲存理」?請舉例說明。

 

《養真集》顧名思義,乃存養真陽本心,返還本來佛性的書。系清朝養真子所撰寫,由白鬢老人王士瑞補述,刊行於乾隆丁未(一七八七)。分上、下兩卷,上卷講述道、理、天地、人生、老、病等宇宙、人生道理,下卷講述氣、精、教、學、知、行等身心修養。全書主要論述道家修身之學,參以儒、釋之說;論出世兼及入世,述長生更至超生。說理透徹,簡而易明。每篇論後,附有白鬢老人王士瑞之補述,說明各論大意。

  白鬢老人譽此書為稀有之奇書,爰於乾隆丙午年間加以註解補述,於卷末之跋謂:「余嘗謂大修行人,必得學禪家參悟,用道家功夫,敦儒家品行,其故何也?人不學禪家參悟則心性不能明徹,不用道家功夫則神氣不能相抱,不敦儒家品行則必至好奇尚怪、驚世駭俗而後已。」可見本書主要論述道家修身之學,輔以佛家、儒家之說,旁徵博引,深入淺出,為三教合一、在家出家的末後修行作了深入的前導。

 

白鬚老人序

  自古及今修行之路,三教聖經無非誘人明其理,知其萬物。理乃天地之首大也,知於理也,則知天地一切之物。生來死去,善惡兩途之報,善者能創基業,神鬼相護能成大事;惡者鬼神怒恨,難成富貴,亦不能作頂天立地之漢。如此等是。奉勸諸君子,依吾之淺才薄能,刻此書流行天下,自務其正,一生有益,受用無窮,不盡矣!今以自逞薄才之序,實於慚愧。諸君子觀之,勿以一笑耳。

  通元理而不通禪,必受固執之病;通禪理而不通儒,多成狂慧之流。求其禪儒皆通而又能貫之以道,不但今鮮其人,即古之紫衣黃冠下,除紫陽蓮池外,恆不多觀。

  丙午夏之日,偶過友人趙公齋頭,見几上有《養真集》一卷,因溯其書之淵源,乃得之海甸慧福寺,寺僧得之陳提臺,提臺又得之其家西席,遂借歸閱之。係隱士養真子所著,惜其不表姓名,蓋赤松黃石者流也。

  其書由儒悟禪,就虛靈而養舍利,由禪證道,借般若而煉金丹。談空,則皆拈花畫壁之真傳;論道,則無鉛虎汞龍之假借。孔顏樂處,信手拈來;濂洛薪傳,隨筆揮出。彙三教而同歸,掃白首青牛之幻相,總百家唯一轍。

  洩天心水面之精微,不作空中樓閣,步步階梯,修成幻海橋樑頭頭道路。衲子朝夕玩味,不須十卷《楞嚴》!羽客行住遵循,何用五千《道德》?驀直行去,省多少雲水三千!俛首入來,便可坐洞天十二。

  因其為稀有之奇書,遂全忘我心之固陋,始續貂以裁狗,繼付棗而登梨。以後尋真,不用白雲觀?!從茲訪道,何須黃鶴樓頭?採玉探珠,全望高明之慧眼;飛昇羽化,庶酬作者之婆心。噫!偌大乾坤,應有知音之客!如斯世界,豈無見性之人?聊染翰而暢言,遂無心而成序。

乾隆丁未上元觀燈日  白鬚老人王士瑞  題於塵世蓬壺曉峰

◎ 我要購買這本書 ►►►► 立即訂購
系列書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