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行道(一)-處事篇

►叢書分類:修辦系列
►出版社:明德出版社
►出版日期:2000-04-01
►裝訂:平裝 •25K•200頁
►語言:繁體中文
ISBN : 9789570449006
►定價:140.0
►庫存:541

◎ 我要購買這本書 ►►►►  立即訂購

本書目錄

►處世法則:♣千禧升旗典禮•♣文人的當擔•♣上天的試驗•♣提拔•♣路不轉人轉  

•♣傳「懶」病 •♣方寸不亂•♣多一點讚美•♣心的鐘聲•♣事緩則圓  

►生活調色盤:♣相術•♣杯弓蛇影•♣知面知心•♣圍棋人生•♣婚姻的試煉  

•♣現代聊齋•♣親密指數•♣馴馬師•♣難得糊塗•♣追求簡樸•♣微笑  

►覺醒之心:♣無所不在•♣堯的師承•♣孔子教化子路•♣孔門的隨堂考•♣密勒日巴渡化麋鹿與獵狗•♣密勒日巴渡化獵人•♣不生不滅•♣靈的屬性•♣夢與醒  

•♣老人禪•♣明師


內容介紹

▓ 以小故事形態出現的「人行道」,有愛、生活、感恩、覺醒、處世、因果等,與道有關的人生小故事,除作類別規劃之外,並以會心感言小作引述,最後再附上名人聖哲的名言短句,是本書的特色。

▓ 《方寸不亂》

♣• 清代文臣紀昀因體胖而怕熱,夏天時總是汗流浹背,常常脫掉上衣在亭上納涼。高宗聽說了,便想跟他開玩笑。有一次,紀昀與同僚數人又是赤身談笑,忽然高宗從內院跑出來,大家都倉皇披衣,可是紀昀是個大近視,等高宗到了他的眼前,才知道是皇帝駕到,他來不及穿衣,趕緊趴在御前座下,不敢喘息。

♣• 高宗就坐在那裡兩個小時,也不說話。紀昀熱得受不了,偷偷問旁邊的官員:「老頭子走了沒有?」這一問,引起大家轟堂大笑,連皇上也笑個不停。高宗板起臉說:「紀昀無禮,你何故稱我為老頭子?有說則生,無說則殺。」紀昀說:「臣還沒有穿衣服。」皇上命人給他衣服,便說:「別想藉故拖延,快說!」紀昀從容冕冠叩首說:「萬壽無疆之為『老』,頂天立地之為『頭』,父天母之為『子』。」高宗乃龍心大悅而去。

♣• 「老頭子」本來是對老年人一種不太尊敬的稱呼,現在,面對乾隆的責問,紀昀回答若有一言不妥,便會立刻成為刀下鬼。這時的紀昀可說是陷入了絕境,如何開脫自己,就成了一個大難題了。但是,由於紀均才智過人,幾句話答下來,終於絕處逢生了。

♣• 明朝的解縉陪同明太祖朱元璋在金水河釣魚,整整釣了一個上午卻一無所獲。朱元璋十分懊喪,便命解縉寫詩記之。沒釣到魚,已經夠掃興的了,這詩該怎麼寫呢?寫得不好,無疑火上澆油,自己豈不有性命之憂?但要怎樣才能寫得恰到好處呢?解縉不愧為才子,稍加思索,立刻信口唸道:「數尺綸絲入水中,金鉤拋去永無蹤;凡魚不敢朝天子,萬歲君主只釣龍。」朱元璋一聽,龍顏大喜!

♣• 解縉成功地度過難關,原因就在於他另闢蹊徑,巧妙地運用了邏輯學上「劃分」的技巧。即先把人分成兩類:一是皇帝,一是普通人;釣的對象也分為兩類:皇帝釣的是龍,普通人釣的是魚。而這金水河中沒有龍,凡魚又沒有資格朝見帝王,所以釣不到。解縉若非藉助這一技巧,難關怎能度過?

♣• 紀昀的割裂解釋和解縉的邏輯劃分,都可謂精妙絕倫,這都得力於借得巧妙,解釋得巧妙。這樣的智巧就要求能臨危不驚、方寸不亂、積極思考、展開想像的翅膀,才能找到化險為夷的妙智良方。

♣• 突然遇到難題,身處其中,能夠處事不亂,這種人必定心胸不凡,平常就有超人的氣量和定力。殊不知,人的智謀從精神出來,而人的精神是從安定中得來。所以平時居家,就要能夠養得性情和平,不讓欲望干擾身心,如此處事就沒有可以懼怕的,遇難自然能安然化解。

♣• 蘇洵:「為將之道,當先治心。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,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,然後可以制利害,可以待敵。」

▓ 《馴馬師》

♣• 唐朝有個知馬的人,名叫李幼青,是德宗興元年間人。他是一位愛馬、惜馬且有精湛的相馬、養馬藝術的人。

♣• 李幼青的業餘時間,大都是在馬的交易場所度過的。可見他的愛馬的性格和興趣。一天,李幼青在集市上發現了一匹驃悍的烈馬,被三、四個人又牽又打的趕了過來,頭部被絲繩纏得很緊,面部被兩個力士用木板夾住。

♣• 李幼青趕緊接近觀看,見那匹被五花大綁捆住的悍馬,好像要被人噬了般,有不可駕馭之勢,李幼青靠近它,雖然有被踢傷的危險,但他絲毫沒有考慮自己的危險,反而端詳起這匹馬來。

♣• 這時,李幼青的愛馬之心油然地流呈出來。他認定這是一匹「天下駿乘」!便毫不遲疑地要以兩萬錢來買牠。他的這種誠懇態度竟使得賣馬者慚愧起來。這位賣馬者本來認為牠的馬是無惡不具,是匹不中用的馬。他賣馬的本意,不過就是收回點本錢罷了。李幼青本可以利用他的糊塗,以最小之代價取得最大之實利,然而他根本不曾有過一絲如此的閃念,可見他對馬的價值的尊重和對駿馬的憐愛之心。

♣• 買下此馬後,幼青又為它買了一個新絡頭,慢語輕聲道:「你的才能不為別人所知,我為你換下這骯髒雜亂的繩子。」此話說得十分動情,十分親切。竟使得馬垂下耳朵,昂起頭,顯出又馴服又有所領悟的樣子。

♣• 李幼青又為這飽受委屈的駿馬洗澡剪髮,準備食棚、槽圈和草料。李幼青之所以能辨識馬之優劣,其重要原因,就是因為他有一顆愛馬的赤子之心。

♣• 由於李幼青精湛的相馬才能,和他觀察馬時,對馬的體態、骨架諸方面的特徵都不放過,對馬的氣勢、神采尤加注意;不僅如此,他還精僻地對老闆分析了那匹駿馬「無惡不具」的原因。 他分析說:「這樣的好馬被主人放進劣馬之群,不好生餵養,居住條件髒亂,不予洗刷,甚至久遭踢、咬和蹂躪之苦,又在艱難情況下駕馭它,亂闖亂跑,使它的本性抑塞,時間一久,便成了一個狂燥不安、難以駕馭的馬了」。

♣• 後來,在李幼青的精心飼養下,這匹沉寂下僚的駿乘變得志性如君子,步調如俊義,鳴嘶之聲如龍,容顏似如鳳,完全地面目一新。更進一步說明,李幼青不但有超人的相馬術,而且也是一位養馬的好手。

♣• 對於事物的本性,要有深透的把握,順其本性,因勢利導,就能大大發揮事物本身具有的潛能;反之,則一事無成,越搞越糟。人其實不必有什靈異之才,只要能推己之心以及於物性之心,那麼物我一體的感應,就可以無遠弗屆。世間一切事物,莫不可以此類推。

♣• 佛陀說:「眾生應用柔軟、剛強以及柔軟剛強的辦法來調伏,若這些方法都不行時,就不足再和他交談,不必教授,不要睬他。一個不能教授、不聽教誡的眾生,就等於被殺掉了一樣!」

▓ 《夢與醒》

♣• 麗姬是艾封疆官的女兒,當晉王迎娶她的時候,哭得像什麼一樣;等她到了晉王的宮室,睡在舒適的床上,吃著美味的菜餚肉羹,才後悔當初不該哭泣。所以,我們怎麼知道死了的人不會像麗姬那樣,懊悔不該求生呢?

♣• 夢見飲酒作樂的人,早晨起來卻碰到悲傷哭泣的事;夢見傷心痛哭的,醒後反有像打獵那樣快樂的事發生。當人處在夢境中,並不曉得那是夢;而人生在世,深入迷途,卻又像在做夢一般。人在夢醒之後,才知道先前是在做夢。人死了譬如大醒,那時才知道人生也不過是一場大夢而已。

♣• 可是有些愚蠢的人,並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夢中,還以為自己清醒的很,一副什麼都知道的神情,整天國君呀、人民呀、貴呀、賤呀,喊個不停,真是執迷不悟,心胸狹窄極了!

♣• 顏回問孔子:「孟孫氏的母親死了,他沒有掉淚、心不覺過、居喪不悲哀,三種悲哀的表示,他一項也沒有,反而以善於居喪聞名魯國,這不是虛有其名嗎?」   孔子說:「孟孫才已經盡了居喪之道,他比知道喪禮的人更精進了一層。喪事本應簡化,只是世俗難以辦到,而他已經有所簡化了。他不知什麼是生、什麼是死,不知迷戀生前,也不知追求死後,僅把生死看作物的變化,一味聽從那不可知的演變而已。」

♣• 又說:「人的形體無時不在變化,哪能曉得那不變的是什麼?人的精神是不變的,又哪裡曉得那形體已變化了呢?我和你還是在夢中啊!孟孫氏突然遇著形體上的變化,卻並不連累他的心神,他以為形體上的變化並不是真死,而只是搬了新居,。他之所以哭,乃是隨別人哭而哭的,他的本心卻是毫無感覺可言。」

♣• 孔子說:「人們常以暫有的形體說道:『這是我!這是我!』其實這個『我』果真是自己嗎?譬如你曾夢到你是鳥在空中翱翔,夢到自己是魚在水底戲遊,那麼在這裡和我談話的你,是醒著的你?還是做夢的魚、鳥呢?偶然碰到如意的,來不及笑;真正從內心發出的笑聲,事先也來不及安排。因此,唯有安於造物者的安排,忘卻生死,順著自然的變化,才能進入虛無的境界,與天合為一體。」

♣• 從前,莊周曾做一個夢,夢到自己變成了一隻非常生動的蝴蝶,在花叢間高興地飛舞著,那時候的他,絲毫不知自己就是莊周。來後,他看見自己仍是人形,不覺迷惑半晌,到底是他做夢變成蝴蝶?還是蝴蝶做夢變成了他?

♣• 在夢裡,人和蝴蝶何嘗有分別?說人是蝴蝶也可以,說蝴蝶是人又有什麼不可?那麼,在現實中,人如何知道他是在清醒中?還是在夢中?這些都只是形象的變化而已啊!

♣• 靈明的純真和上帝的靈魂之間,恆常繫著一條臍帶,人們因純淨無邪而得以感應來自上帝的奧妙和指引。在飛絮紛擾的紅塵,眾生並不知道它的存在,唯有透過夢境,才能打開上帝所屬的寶藏。

♣• 莊子:「人們認為美妙是神奇的,而認為所厭惡的是為腐臭的;可是腐臭又可能化為神奇,神奇又可能化為腐臭,人們又怎能看得準真相呢?」

◎ 我要購買這本書 ►►►► 立即訂購
系列書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