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庸證釋 ------ 列聖著述(最新出版)

►叢書分類:經典系列
►出版社:明德出版社
►出版日期:2010-06-01
►裝訂:軟皮精裝•25K•720頁
►語言:繁體中文
ISBN : 978986641815
►定價:350.0

◎ 我要購買這本書 ►►►►  立即訂購

目錄

÷ 壹、認識《中庸》一書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8

÷ 貳、《中庸證釋》序‧序例‧序證‧釋題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13

÷ 參、《中庸證釋》全文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60

÷ 肆、《中庸證釋》列聖講述‧字句註解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83 

    一、天命章第一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84

    二、自誠明章第二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152

  三、鬼神之德章第三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241

  四、君子時中章第四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316

  五、君子之道章第五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404

  六、大德受命章第六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478

  七、聖人之道章第七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524

  八、哀公問政章第八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566

  九、至聖至誠章第九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600

÷ 十、全書大旨講述 / 列聖齊述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639

÷ 伍、跋----宗主孚聖呂喦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676

÷ 陸、附錄------朱熹夫子所集註之《中庸章句集註》本原文--------688


內容介紹

壹 認識《中庸》一書

(1) 謹按《禮記》所載,《中庸》是其中第三十一篇,原本祇是一篇文章,並無分章節。降自漢代,方有後儒,如孔穎達將此篇作獨立研究「作疏上下二卷」,並分章節共三十三章。到了北宋之儒學者,如程顥、程頤則極力推崇《中庸》實為儒學之根本,亦是孔門之心法。而朱熹夫子承師(二程)之學,且將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獨立成書,與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合稱為「四書」,作有《四書章句集註》;可謂《中庸》單讀成書之濫觴,流傳至今,即「四書之流通本」。

(2) 就《中庸》之釋篇名言,鄭玄《三禮目錄》:「名曰「中庸」者,以其記中和之為用也。庸,用也。孔子之孫子思伋作之,以昭明聖祖之德。」又程顥曰:「不偏之謂中,不易之謂庸。中者,天下之正道;庸者,天下之定理。」

(3) 《中庸章句集註》朱熹夫子言:「中庸何為而作也?子思憂道學之失其傳而作也。」又言:「此篇乃孔門傳心法,子思孔其久而差也,故筆之於書,以授孟子。其書始言一理,中散為萬,事末復合為一理;放之則彌六合,卷之則退藏於密,其味無窮,皆實學也;善讀者,玩索而有得焉,則終身用之,有不能盡者矣。」

(4) 《中庸證釋‧宣聖孔子》:「蓋《中庸》之爲書,純爲儒家傳授之義,作聖之功、成王之治皆備;必明治之,始可窺夫堯舜之道、文武之規;不獨余所授諸子者已也。其間所記,係參、伋及其門弟子;後孟軻繼爲述之,其門人亦與蒐輯焉。

(5) 其別支者,由商也、偃也錄而授諸徒,以傳荀卿,爲秦漢諸生所自習。故其所紀,有與《大學》同者,有與《孟子》七篇同者,有與荀卿書同者,有與《禮記》各篇同者;雖有異同,大旨不外明道爲教。」

(6) 《中庸證釋‧述聖子思》:《大學》,為述堯舜治平之道;《中庸》,為明堯舜精要之傳;為立教之最精。

(7) 《中庸證釋》:「夫子性道之教,人多未聞,以其難言,而不易受領也;惟曾子得一貫之道,乃授諸子思子,子思子集其說成書,微言之教以傳。」

(8) 《史記.孔子世家》記載:「伯魚生伋,字子思,年六十二,周遊講學嘗困於宋,子思作中庸。」

(9) 《中庸證釋‧宗主》:「《中庸》一書,為明道立教之旨,實儒家言道最詳之書,亦 夫子教人最要之義。就前八章言,為 夫子所講授,乃與人問答;其末一章,則子思子紀 夫子之道德言行。」又曰:「《中庸》受於曾子,而實聞於 夫子者,後子思子以有曾子所授,故別冠「子曰」二字,以示 夫子之語;其未冠者,則由曾子授時未為告也,子思子未敢定,故宜錄之。凡《禮記》各篇,亦此例也。」

(10) 《中庸證釋‧宣聖孔子》:「古之聖人,明乎天道,察乎性情,則天道而立人道,明人情之變,止愛惡欲,去玩好之物,克己復禮,以返於天道,抑情充性,以全其生,此脩道之謂也。」

(11) 「中」者,即《大學》之至善、一也、極也、易也,至善者性道也;一者,不二也,在數之始;極者,至極也,為無所極。故「中」者,不偏,為無可動,乃示其形象;即原初之太一也,至善,故無不善,無善惡可名之也;道其所由,無可外者也。能知中則守之易也,知守則執也、用也,皆得之矣。而守中、抱一、立極、止至善,一也,則執中用中,何非執一用極之義。

(12) 【庸】者,用也、通也、得也。中為道體,庸為用;然中是道體,不可用而不得不用;故寓諸庸,庸仍用也;中者,一也;庸者,用而通之,通而得之也。故中庸二字,即一貫也,貫即通也,而通必有所用;故一貫中庸,皆本道以通其用;即堯舜執兩用中、《大學》用極止至善之義也。故《中庸》一篇,全為釋道之體用,及紹述堯舜十六字薪傳者也。


貳 《中庸證釋》序‧序例‧序證‧釋題 ÷ 序例一‧宣聖孔子

  《中庸》一書,系門弟子所記,編入《曲禮》,與《大學》同。其初無章節可言,不過記所聞之言,順其義而列之,有前後耳。迨秦亡,漢諸生出諸藏板,或遺失,或蝕毀,存者十六;率顛倒無序,經諸儒生手訂而意理之,文之斷者補之,篇之殘者截之;又合以他書有同異者去取之,遂成今傳之本。雖不免乖昔人之真,究猶獲見遺經之蹟,亦不可湮其功而揚其過已。惟文以明道,書以述教;書中一言之微、一句之簡,皆含深義。殘缺不完,固不見其精;錯亂移補,亦不申其旨;是以教日以晦,道日以衰;脩學之士,未由揣摩;力行之儒,不知門逕;數千年來,感慨然於此,中庸亦其一也。

  蓋《中庸》之爲書,純爲儒家傳授之義,作聖之功、成王之治皆備;必明治之,始可窺夫堯舜之道、文武之規;不獨余所授諸子者已也。其間所記,係參、伋及其門弟子;後孟軻繼爲述之,其門人亦與蒐輯焉。其別支者,由商也、偃也錄而授諸徒,以傳荀卿,爲秦漢諸生所自習。故其所紀,有與《大學》同者,有與《孟子》七篇同者,有與荀卿書同者,有與《禮記》各篇同者;雖有異同,大旨不外明道爲教。

  蓋明道在脩養、在致誠、在立德、在學行,故書中於此三致意焉。《大學》以明德爲本,《中庸》以明道爲本,其實一也。明德之極,即明道;明道之中,不外明德。故言親親、言新民、言政、言平治,皆道也;言孝、言仁、言知、言勇,皆德也。而道之在人,不外成性、成已、成人、成物,不外致誠;故始於立身,中於事親,終於治民,皆聖人之行道立德也,皆以一「中」字立其極焉,如《大學》之「止至善」也。《大學》曰「止善」,此曰「中庸」,一也。非有所止,則失道之樞;非用其中,則失德之本。故仁孝之德,必以用中爲成行;知勇之德,必以執中爲成道,非中則德不德、道不道,此天地之機、萬物之紐。故曰:「中者,天下之大本也。」能明乎此,而後知各章所說,莫不爲《中庸》而發;而各節之文,莫不包有《中庸》二字,此所以命篇之意也。

  首章溯人之生、明人之性,以示人道之本,而立脩道之教。以道在人爲性,其體爲中,其用爲和,必明其脩養之法,始達於體用之德。而戒慎恐懼,莫見莫顯之誡,無非示脩之之方;中和之境,位育之功,無非示道之所至;以明脩道爲教之本末內外,即以明性天之德,與成道之行也。

  二章以「誠明」繼首章性道教三義,誠明爲性,明誠爲教;誠爲天道,致誠爲人道,以見教於人生爲至重要,而明誠與脩道爲至切要也。

  三章仍本此義而申明「至誠」與天道之境。天地鬼神皆天道,人由脩道以至於誠,係以人道合天道,即見至誠之達天道,而合鬼神之吉凶,同天地之覆載也。此下由天人之間,而確立人道之則,必以德爲先。德者仁、知、勇也,性之所成,故曰德性。德以脩立,脩以學成;故言德必先問學,而成德必先力行也。惟德之見乎外者,必有其中;誠乎中者,必得其守。故德之成,必先中庸。中爲天下之本,舍本不立,故道德以中庸爲本;而君子之脩,以中庸爲基;仁也、知也、勇也、其他德也,莫不以中庸爲綱領。

      故四章以《中庸》三德,見立教之精義焉。中庸既明,諸德乃立。仁、知、勇之外,如親親,如尊賢,如仁民,如愛物,莫不有其德焉。而德之所成,即性之所盡;性之所盡,即道之所凝,無非反其所生之本耳。君子返本,以先孝親;孝親敬天,爲德之首,爲以全生,以保身也。孝敬既孚,明德以達,由仁及治,由孝及禮,禮教之成,仁治益著;推而齊家治國,持躬處物,無有不當。故五章言道以明行,六章言孝以繼道,七章言禮以明治,八章言治以歸於誠   ,皆廣吾性之德、全吾道之用,而莫不以「中庸」終始之也。故中庸之道,上下罔極;中庸之教,人己俱成,此至聖所成、至誠所至,通乎天地之德、合乎日月之明、達乎今古之經綸者也,蔑 ④ 以加矣,故曰至矣。此《中庸》述教之旨,明道之意。苟明此義,文之章節,皆瞭然矣。


▓ 參、《中庸證釋》全文

一、 天命章第一

  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修道之謂教。道也者,不可須臾離也;可離,非道也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懼乎其所不聞。莫見乎隱,莫顯乎微。故君子慎其獨也。喜怒哀樂之未發,謂之中。發而皆中節,謂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。和也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。

二、 自誠明章第二

  自誠明,謂之性;自明誠,謂之教。誠則明矣,明則誠矣。誠者,自成也;而道,自道也。誠者,物之終始;不誠,無物。是故君子誠之為貴。誠者,非自成己而已也,所以成物也。成己,仁也;成物,知也;性之德也,合外內之道也,故時措之宜也。「誠者,天之道也;誠之者,人之道也。誠者,不勉而中,不思而得,從容中道,聖人也;誠之者,擇善而固執之者也。」

  唯天下至誠,為能盡其性;能盡其性,則能盡人之性;能盡人之性,則能盡物之性;能盡物之性,則可贊天地之化育;可以贊天地之化育,則可與天地參矣。其次致曲,曲能有誠;誠則形,形則著,著則明,明則動,動則變,變則化;唯天下至誠能化。

  至誠之道,可以前知。國家將興,必有禎祥;國家將亡,必有妖孽。見乎蓍龜,動乎四體。禍福將至,善,必先知之;不善,必先知之。故至誠如神。

三、 鬼神之德章第三

  子曰:「鬼神之為德,其盛矣乎!視之而弗見,聽之而弗聞,體物而不可遺。使天下之人,齊明盛服,以承祭祀,洋洋乎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。詩曰:『神之格思,不可度思,矧可射思!』夫微之顯,誠之不可揜如此夫!」天地之道:博也,厚也,高也,明也,悠也,久也。博厚所以載物也,高明所以覆物也,悠久所以成物也。

  故至誠無息;不息則久,久則徵,徵則悠遠,悠遠則博厚,博厚則高明。博厚配地,高明配天,悠久無疆。如此者,不見而章,不動而變,無為而成。天地之道,可一言而盡也:「其為物不貳,則其生物不測。」今夫天,斯昭昭之多,及其無窮也,日月星辰繫焉,萬物覆焉。今夫地,一撮土之多;及其廣厚,載華嶽而不重,振河海而不洩,萬物載焉。今夫山,一卷石之多,及其廣大,草木生之,禽獸居之,寶藏興焉。今夫水,一勺之多,及其不測,黿鼉蛟龍魚鱉生焉,貨財殖焉。

  詩云:「維天之命,於穆不已!」蓋曰天之所以為天也!「於乎不顯?文王之德之純!」蓋曰文王之所以為「文」也!純亦不已。故曰:「茍不至德,至道不凝焉。」故君子尊德行而道問學,致廣大而盡精微,極高明而道中庸,溫故而知新,敦厚以崇禮。

四、 君子時中章第四-

◎ 我要購買這本書 ►►►► 立即訂購